当前位置: 生态建设 >森林保护

中国志愿者拯救天堂雨林

2014-08-13来源:中国经济文化网

中国志愿者拯救天堂雨林   

在猖獗的世界木材非法砍伐中,中国志愿者已深入“滥伐”源头,开始拯救森林   

在巴布亚新几内亚,飞机飞得很低。刘芳突然听到绿色和平组织工作人员Dorothy大叫“logging flow”。她看见,几条黄色的带状物正蜿蜒在绿色丛林中,绵延至看不清的远方。“如果Dorothy不解释,我会以为那只是黄色河流。”   

但实际上那是些漂流盗伐木材的水路。一些非法伐木者专门开辟流水,把森林深处的原木运出来。   

刘芳是北京一名律师。她和三名中国志愿者参加了绿色和平组织的天堂雨林拯救工作。他们在为期两个月的时间里,协助当地6个原住民部落保护了共34000公顷的森林———相当于4个北京城区的面积。   

“巴布亚新几内亚有90%以上的木材来自非法采伐。”刘芳说,如果当地的非法采伐得不到制止,那些雨林将在几年内消失。   

中国一些志愿者已经来到境外———滥伐森林的源头,和跨国公司等各种势力进行一场绿色资源的“争夺”。   

“我们的工作是协助当地的原住民确认宪法赋予他们的森林土地,并协助他们进行生态林业。3万多公顷只是一个开始。”刘芳说。   

被商业公司滥伐的伊甸园   

天堂雨林是亚太地区最大的热带雨林,主要分布在印度尼西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2005年底一批科学家到天堂雨林进行探险,在15天中发现了几十种新的动植物品种。其中一名科学家形容那片森林是“地球上最像伊甸园的地方”。   

但在过去15年里,这片雨林已成为地球上消失最快的热带森林。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报告,印度尼西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天堂雨林,年均减少森林面积200万公顷———面积就如同230个北京城区的大小。   

到达巴布亚新几内亚后,刘芳遇到了当地人Sep.他说,在过去15年,商业公司对天堂雨林的破坏始终没有停止。根据绿色和平组织的报告称,“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少数几家大型公司控制着该国大部分采伐经营权。”这些公司大多来自马来西亚,当他们伐光了马来西亚大部分森林后,纷纷盯上了巴布亚新几内亚大片未经开发的原始森林。   

“我们确信在巴布亚新几内亚90%到100%的采伐都是非法的,因为伐木公司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没有按照该国的法律,取得传统土地所有者的事先知情和同意。”绿色和平组织中国办公室项目官员施鹏翔说。   

绿色和平组织的调查中发现,在众多跨国公司中,常青集团更是直接或间接地控制了至少一半的原木出口量。   

常青集团木业从采伐、加工到出口,业务遍及亚洲、欧美等许多国家和地区。在马来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新西亚以及赤道几内亚、南美洲的巴西、英属圭亚那以及俄罗斯都拥有森林砍伐区,总面积达数百万公顷,成为世界上拥有森林砍伐区最多的集团之一。   

英国“环境调查机构”和印度尼西亚环保组织Telapak在此前的调查中发现,常青集团有着破坏环境、违反法律等诸多不良记录。   

这些森林成为世界各国城市生活中的家具、工艺品、纸张、一次性筷子等等。   

来自世界资源研究所对现有的原始森林的风险评估称,“商业采伐已成为原始森林最大的威胁,影响着70%以上的濒危森林。”   

当地部落的努力   

Sep是当地库尼部落的首领,从2001年开始,为保护森林资源,他开始参与到与各商业公司角力的斗争中。   

Sep说,他的保护工作是从KA公路开始。   

1993年,马来西亚Concord Pacific公司获得地方政府支持,修建从Kiunga到Aiambak的KA公路,全程195公里。   

公路通过默雷湖,公司许诺原住民更好的生活,以此获取他们同意砍伐公路两侧各40米的树木,并为此工作。但在道路延向森林深处时,大片林木也在倒下,面积不是约定的公路两侧40米,而是两公里。   

2001年,离家15年的Sep回到默雷湖,开始为库尼人争取权利。他先是和莫尔兹比港一NGO合作,要求Concord Pacific公司停止以修路之名的盗伐行为,并对原住民赔偿。之后,他联合其他部落的首领,建立Lake Murray Resource Owners Association(LMROA),代表14个村子共同抗议Concord Pacific公司的修路项目。   

2002年,Sep还领导了三次阻断道路的行动,使Concord Pacific公司不能把盗伐木材运送出去。第一次,来了50人,主要是Sep的兄弟和亲戚;第二次,来了100人;第三次,人数增至150多人。   

2003年7月,LMROA在当地NGO提供的法律援助下正式向Concord Pacific公司发出禁止盗伐的书面令,最终促使对方停止了这个“修路项目”。   

刘芳在亲历KA公路时,看见那些曾被伐木公司砍伐一空的地方正在重新长出树木,“那时,还有一只澳洲食火鸟在一些树苗中,大摇大摆地走过。”   

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宪法承认原住民的土地所有权。法律规定,所有重要的土地和森林协议都要得到传统土地所有者集体的批准,而不是个人批准。2003-2004年,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和世界银行委托独立调查小组,对当时的采伐项目进行审查。结果发现,没有一个项目遵守了所有相关法律,很多项目还违反了环境条例,甚至有些项目存在伐木公司肆意践踏人权的情况。   

唤醒当地人的法定权利   

默雷湖的一些部落如KUNI和BEGUWA在维护自身权益时,深感自身的力不从心,于是想到了绿色和平组织和其他的一些非政府组织。“我们能做的就是,要求政府落实他们的法定权利,从而可以保护和管理自己领地上的森林。”刘芳说。   

但因为各部落间并没有进行过具体的划界工作,所以保护森林的前提就是要把各部落所属的土地先进行明确规划。刘芳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主要做的就是,记录其中哪些树木可以用于可持续发展的生态林业、哪些应该作为动植物的栖息地保护起来等等一系列的先期工作。   

“我们首先帮当地人确定生态林业的概念。”村民们根据自己的意愿划出一片生态林业的经营区,也就是说在这片区域里面,他们的伐木以出售为目的。但是与大规模伐木公司“砍掉一切”的做法不同的是,这里的伐木是有节制、有针对、有规划、有循环的。   

刘芳说,比如Wuskof的村民决定拿出他们所有土地的十分之一来实施生态林业,“比方说有200公顷,”刘芳就会帮助他们把这200公顷分割成100个方格子,伐木活动从第一个方格子开始。首先要做的是沿这个方格子的相邻边缘定出横竖坐标,接下来他们会找出这个方格子里面所适合砍伐的树木,记录它在坐标中的位置。   

按粗略的标准来说,直径在60厘米以上的树木才能被砍伐,有些树虽然直径超过60厘米,可如果它还在小环境中起着重要的生态作用的话,比如还在大量产籽,那么这棵树仍然要保留,不可以砍伐。   

另外刘芳他们还会指导当地伐木人要根据这棵树周边的环境来确定它被砍伐时倒下的最佳方向,使它对周围植被产生的损害降到最小。   

在生态林业的系统里面,伐木是根据市场需求进行的,也就是说,当市场有了对特定木材的定购时,人们才进入雨林里去找符合标准的树木砍掉。   

一两年之后,当这个小方格里面的60厘米以上的大树被砍完的时候,人们就转移去经营二号方格,让一号方格去休养生息,当第一百个方格被轮换完的时候,当年一号方格里面的小树也已经茁壮参天,可以待价而沽了。“我们必须让生命轮回,这样我们自己才会有来生。”   

拯救绿色的幸福   

经过一系列理论培训后,刘芳开始和其他志愿者一起,帮助原住民划定边界,标示宪法赋予他们的森林土地。   

在默雷湖,一起和志愿者到来的还有莫尔兹比港律师Godwin,他与几个部族之间签订了协议,代理他们处理有关盗伐案件。   

由于是同行,刘芳和他讨论起各自的工作。Godwin说,禁止盗伐的困难不仅仅来自政府和企业,来自部落内部也有不同声音,“有的认为既然有的是树,伐木公司也给钱,为什么不可以?”Godwin说。   

森林趋势组织孙秀芳博士说,树木和森林是世界上千百万最贫困人口的主要资产,当政府允许这些贫困人口有效利用这些资产时,这些资产将成为促进农村发展的重要手段。   

而生态林业提供了大规模毁灭性伐木以外的一条可行出路。   

流动锯木场开始在当地兴起。被生态砍伐的木材,由四个人运送,并在20分钟内于砍伐区装嵌完成。这样对森林的伤害会减至最小,可保证森林快速回复至原来状态。   

库尼首领Sep说:“这么做远胜于将土地出让给伐木公司进行不顾后果的大肆开采,进行生态林业,不但可以保持原有的传统生活方式,还可以创造收入和就业机会,支付我们的教育、健康和其他基本生活设施费用。”   

刘芳被分配的主要工作是划定Wuskof生态林业的经营区域。他们只需要跟着foresters绕一块林子走一圈,所有的定点数据就都被收集到GPS上面。之后刘芳再将它们上载到电脑,便可以在地图上做出标志了。   

并且刘芳他们每次在森林内划地界时,就会在一些树上系起黄丝带,以表明那些树的重要。工作是重复的,每星期都是这样,“工作人员如是要做上44个星期才能完成第一轮工作,而我们义工的工作只占其中一部分?”   

刘芳说,所有义工都嚷着想多待几个月,都想看看,44个部落的所有土地在完成黄丝带行动后会是怎样的景象?“在我看来,拯救天堂雨林,不仅为人类生存,亦为保存地球之美,为将来的孩子仍有机会爱上一棵树或一朵花,望向天空就感到幸福。”刘芳平静地说。